日期:
欢迎访问!
产品简介
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简介 > 正文

水至清至浑皆无鱼

发布日期: 2021-11-29浏览次数:

  《礼记》说,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。大厨子说,汤至清则无油。骑摩托的说,车至快则无命。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说,球至清则无魅力。我说,水至清至浑皆无鱼。

  英德大战里的球门线误判,阿墨大战里的越位球误判,一夜之间两大惊天误判,震动寰宇。布拉特主席仍嘴坚牙硬,继续高奏“误判是足球魅力”的老调。但太多的人如鲠在喉。误判之后的24小时里,地球上讨论该不该给足球场引入“鹰眼”的人数,一定会超过讨论接下来阿德大战的人数,更可能超过讨论加拿大G20峰会的人数。默克尔总理已经跟卡梅伦首相道歉了。但,如果道歉就管用,还要警察干什么?

  公平是任何体育比赛的前提。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,但基本的公平,对于竞技体育来说是必要的。丧失了基本公平,足球将失去它最根本的神采——英格兰、墨西哥两支输了球的队,觉得自己比中国那位叫窦娥的女士还冤;阿根廷、德国两支似乎占了便宜的队,也很郁闷,本来可以大大方方赢球,这下变成了“被赢球”,貌似胜之不武——一个让所有人都不高兴的局面,一定要有所改变。

  现代足球的节奏正变得越来越快,快到让裁判员们的肉眼已不堪负重。定量地使用“鹰眼”,显然是一个切实可行的改进方式。其实足球裁判员的身上,早已悄然增加了不少高科技的武装:他们开始佩带耳麦,场边的第四裁判随时可以提示主裁;他们手腕上的那块表也大有玄机,边裁一举旗,主裁的手表就会震动,提示主裁迅速转头看边裁的旗语。

  布拉特有过很多解释:太花钱,不易推广;误判也是足球的魅力,等等。其实,还有两个背景,是大家应该知道的:

  背景之一,当年布拉特竞选国际足联主席的时候,他的竞争对手——欧足联主席约翰松,就是更多运用科技手段的大力支持者。布拉特当年跟约翰松对着干,现在则要不食言。

  背景之二,越是判罚模糊的比赛,越能够给试图操纵比赛者留下足够多的空间。谁想操纵比赛?至少,在所有的赌球集团看来,一个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操纵结果的比赛,是最有赌博潜质的比赛。

  当然,更多的人既不是国际足联的,也不是赌博集团的。他们反对使用“鹰眼”的理由,除了也认为误判是足球的魅力,还包括,裁判的权威性要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,使用“鹰眼”会打断比赛的正常节奏,等等。

  “误判魅力说”,来自于对足球魅力的不自信。足球一定要靠误判和争议来维持自己的核心生命力么?显然不是。足球本身充满着多样化的魅力,那些踢球的人,爱看球的人,绝大多数不是因为足球有了误判,才投身于这项运动之中。球场上的小误判无伤大雅,但大的误判,比如这一次的惊天“双误”,就给失败者和胜利者都带来了不尊重。这样的比赛,这样的噱头,已经无魅力可言了。

  “鹰眼”的引入,不仅不会削弱“肉眼”的权威,反而会使二者相辅相成,共同保证比赛的公平公正。定量使用的“鹰眼”,其实是对主裁判极大的帮助。为此而暂停比赛,固然会使比赛节奏发生变化,但总比让比赛因为误判而进入不公平竞争结果下的垃圾时间,更有利于足球,有利于观赏。

  足球运动贵为世界第一运动,也要与时俱进。“鹰眼”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“鹰眼”、或者类似的其他先进科技手段,显然是越来越“万万不能”了。虽然世界杯历史上的“上帝之手”被后人津津乐道,虽然本次“双误”引发了更多关注,提升了足球的一时的传播效率,但如果这样的提升是以牺牲这项运动的基本公平为代价的,那么,足球人就要向这个世界上的政治家、经济学家、社会学家们那样,好好思考一下公平与效率的关系问题了——在足球的公平与效率间,谋取一个更准确的平衡点。

  是的,水至清则无鱼。但水如果太浑浊,完全辨不清真假,甚至颠倒黑白,那么也就无鱼了。水至清至浑皆无鱼——这是南非世界杯赠送给我们头脑的一笔宝贵财富。(杨禹)